please be quiet... let her sleep for a while...
  • Apr 23, 2010

    【Plz let me breathe a sigh of relief...】 - [借我一只大桉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oeyshi1102-logs/62519197.html

    加速行走。

    古怪的风掺着不适合这个季节的温度,从黑暗中空无一人的走道扫过发出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还不到九点,最后一辆车会在九点二十四分准时到达,而上一班刚刚离开。

    试着想想变化斐然的这几个月,我或者应该礼貌地说一句thank u sir 而不是 fuck'mn it's a piece of shit.

    不觉走到站牌边,偌大的stn只有我一个人似乎过于萧条,

    下次晚上上课一定要记得围巾和手套...想到这里我突然需要闭上眼睛,它们已经看得不太清楚。

    右边有光由远及近,司机是个老头,我拿出smartcard的同时听到他对我说他本不想发车多亏他没这么做。

    刷卡机上显示out of service,他笑着说这么晚了就不用刷卡了,我本应该自然地说谢谢可是我竟然没说出口。

    fuck'mn it's a piece of shit. 坐下来的时候我还是哭了,他妈的。

    倒数第二排靠窗,从小到大我一直热衷这个位置,玻璃真凉。我觉得我的食指能这么穿过去。

    一路平稳,和老头时不时聊几句,他问,我答,隔得太远听不清的他也不介意地自言自语。

    给晓贝发了条短信事实证明他没有收到。我翻着通讯录点了msg,拇指从A滑到P从P滑到Z,之后关了手机。

    下车的时候对着后视镜里老人的脸挥了挥手,收到一句have a good night,听起来好像我回到家里就会睡着。

    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久,走过好几次了也没了一开始的恐惧。

    这种区别我难以描述,简单概括大概是,在中国我可以随时各种走街串巷,在这里即使是男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在天黑以后出门,因为没人敢担保之后你能完整的回来。

    做不完的事都摆在我面前,我不想去拟定计划或者估计着熬几天夜才能敷衍过关。

    总暗示着自己,说着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可是真正在做功的还是一笔一画做出来的东西,而我做了多少也只有自己知道。

    早晨接到猫本的电话问我要不要以后去处理电子工程,这意味着我能在猫本正式工作并顺利拿到PR,也意味着我需要冒着完全舍弃专业的风险,当然,两者我都无感,我说我要考虑考虑之后挂了电话,Collin说我傻逼。

    几个小时之前看到托米的一句话。叫。

    我们所顾念的原来不是所见的,乃是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是啊,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可是到底需要多少所不见,到底需要告别多少个永远,才能找到我的一切。

     

    分享到:

    评论

  • 看到公交车那一段很想哭
    每次我想说“我也有过一样的感觉”我都觉得这是一句很虚伪做作的话 but ...
    被陌生人温柔的对待的感觉很好只是会更想念那些非陌生人
    我想登陆了再来回复的但是我又记不得密码和登录名了不过我猜你知道我是谁
    nite,猫桑~
    Zoe Snake回复海狸桑说:
    两年之后我还是在这里,只是觉得有点找不到当时那个我了
    2011-09-10 16:49:34
  • 这几天3G发不回国,不过我想今天是可以了, 一个人的时候天气格外的冷
    我们这也凉了, 记得加衣服
    Zoe Snake回复miss.M说: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指3g。。
    冷是有点,格外倒还好,总一个人,无其他情况参照。
    2010-04-30 12:31:14
  • 原来你那已经开始凉了么
    Zoe Snake回复A说:
    南半球。
    2010-04-30 12: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