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be quiet... let her sleep for a while...
  •  

    有人做音乐像在做神,

    有人做音乐像在做科学怪人。

    有人做音乐是为了革命,

    有人做音乐是为了押韵。

    有人做音乐像在做织补,

    有人做音乐像在做地主。

    有人做音乐是为了舍身取义

    有人做音乐是为了卖身活命 。

     

    假如味蕾流离失所,

    你想要橘子还是芒果?

    假如这世上没有听众,

    你会是暴徒,还是过客。

     

    我听过一句话,

    叫做

    在小草眼里,兔子比狼更可怕。

    而我相信音乐不是自私的。

     


  • 我们不是只有现在吗

    现在不是可以相爱吗

    相爱原本不就简单吗

    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我们不是只有现在吗

    现在不是可以相爱吗

    相爱究竟多复杂

    夺走我的最美年华

  • Nov 23, 2012

    【be my angel。】 - [猫桑说。]

    Tag:


    Be My Angel - Mazzy Star

    zoesnake译于12年11月23日11时

    ...
    ...

    They say it's me  
    他们说是我

    That makes you do things  让你做得太多

    You might not have done  你该更自由的

    If I was away  如果不曾有我


    And that is me  但这就是我

    That likes to talk to you  喜欢对你说

    And watches you as you walk away  看着你走,默默地。


    Don't say it's useless  别说这有什么用阿

    Don't say forget it  别说让我忘了吧

    Don't bring me wishes of silly dreams  别让我的期望变成遥不可及的梦

    Just say it's all from too much freedom  只因我们太过自由

    Too many fingers and too many seams  太多纠缠,太多交合 

    ……
    ……



  • I married the first girl

    Who wasn't a man

    And smiled as the spiders

    Ran all over my hands。



  • Shadows settle on the place, that you left.Our minds are troubled by the emptiness.Destroy the middle, it's a waste of time.From the perfect start to the finish line.And if&nb...
  • 五年前。world's end girlfriend。  

    四年前。听过一张电影原声暂且叫它「空気人形」O.S.T

    两年前。我写了这篇评论。之后注销了帐号。

    今年。我听说会看到世界末日。你名字里出现过的词语在我看来都是美好的。

    祝你好运。

    --------------------------------------

           在这个世界上, 总有一种人能够主宰世间万物最真实的情感。 
       
      他们仿佛正拖出你的心脏, 削掉你的膝盖, 汲取你的眼泪, 让人难以察觉又无力防备。 
       
      他们抑或有让人皈依的力量,它拉扯着你的心绪,触发着最原始的涌动。即使面对最冷漠的生灵,成功逃脱的也寥寥无几。 
       
      我所说的这类人里, Katsuhiko Maeda 就是其一。 
       
      假如我停留在07年,Hurtbreak Wonderland 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巨大的闪烁着的能量源,蓄积着元素的融合和情绪的多变,好比一条未知的隧道却通往你心驰已久的城堡,有彷徨有喜悦,有通达有忐忑,有获得也有失落,你猜不到接下来的冒险是什么,而神往的终点指引你向前走让人不忍回头。 
       
      而这张两年之后出现在我眼前的 Air Doll Soundtrack,我已经很难回忆第一次听过之后是怎样的心情,只是现在再次听到这里,我依旧宁可把这21支曲子当作一个漫长而待续的故事,你找不到断点,没时间喘息只有往前... 
       
      这让我突然有一种和听到 OST 类似的归属感,不是归家的温暖而是真正面对着终了末日的平静和坦然,让人禁不住感叹这稍纵即逝又不免平淡的漫漫路途。多少次勇敢多少次失败,多少动荡多少波澜,姗姗来迟的终归是接近尾声的不过如此。 
       
      这些交集的情愫太多太繁琐,却能在这样的旋律里同一时间弥散出来继而沉淀,这也是为什么我总不忍心中止World's End Girlfriend的原因。 
       
      说到这里也差不多了,有些东西终究穷于表达,我想,若是有下辈子,Katsuhiko Maeda 大概会是个诗人或者梦想家,而我依旧愿意追随那个终难迄及的他。 
       
      ------------------------------------------------ 
      Katsuhiko Maeda 
      ... 
      Whisper a story to me ... 
      My dear story teller ...